阿不

1#三人行,必有腐女,伪娘,基佬

*多人原创作品

*【Saber】等仅为代号

*多主角

*有借梗侵删

*这里是主笔请多指教

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

CHAPTER·1

#三人行,必有腐女,伪娘和基佬

 

【白匣子】

    

“海拉?你在哪里啊?我已经到了哦?”双马尾的少年拨通了电话。

 

“在北门从右走第七条道进入,第四张长椅上,”那头的幼女音清晰地传来,“喂喂,Saber,你可怜的大脑终于屈服在甜食的脚下了吗,交接位置在下已经告诉过你四次了。”

 

“嘛嘛,别学Archer,好好的瑞金本不写,还要学她毒舌吗。”他压低声音嘟嚷。

 

汽车前座的长发女孩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,抬手压了压帽子。

 

“咳,有什么事吗Archer···?”Saber嘿嘿干笑两声,抓了抓辫子,“emm没有的话我就撤了?放心吧,无线通讯设备已经带好了。”

 

Archer低低地哼了一声,得到默认的Saber就飞快地跳下了车。

 

这是他第一次进行交接情报类的任务,由于惊人的战斗力和非比寻常的脑回路,之前他从未执行过此类任务,处事所也说过怕他在任务执行时被甜食拐跑。最近组织里人手比较紧,正好也没有急需较高战斗力的任务,上面就把他派出来执行,明曰尝试一下接此类任务,为此还特意派Archer一起来。

 

在组织中一般是三四人一个小队,Saber和Archer隶属于第二小队,Saber最突出的是战斗力和战争中极高的爆发力;Archer的判断力,自我控制能力和控场能力极其优秀,同时又是接近完美的狙击手,而冷静清晰的大脑也是她成为队长的原因之一;最后一名队员是Caster,动作敏捷迅速会各种武器,同时也是一名职业黑客,完美的逻辑思维能力是他欠揍的资本。

 

主攻者Saber,控场者Archer,任务核心Caster——他的黑客系统总能摧毁敌人最后的防线。

 

费了不少力气,总算是抵达了交接地。

 

“路上状况如何,Saber?”十七岁的本体萝莉面无表情地说,“是从南门下车的吧。”

 

“是啊。”Saber点点头,敷衍道,顺带咬下一大口棉花糖。

 

“啧,总算还有点脑子,不至于——”她懒洋洋地说道,突然间看到了什么,不可置信般睁大了眼睛,“等等!那是——”

 

白色如同云朵般的糖絮中似乎藏了些什么。

 

“唔?”吃甜食的时候他的智商总是急速下降,他疑惑地将手中的竹签翻转一个面,夏天的炎热使糖絮开始融化,浅色的糖有些凝结成半透明的糖液。灰色的极其小的机器隐约可见。

 

“这糖···是朋友给你的?”她微微皱起了眉头。这是窃听器和定位追踪器,这种东西不该出现在棉花糖中。但如果是Archer放的,是为了使Saber的任务尽量减少差错,那也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

“不是啊,是一个漂亮姐姐送给我的。”他开心地用脚尖点点地面,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,“穿了风衣的,大概这么高。别担心啦,她那么好看,一定是好人。”

 

Hel快速伸出手,摘下微型机器,不动声色地碾碎了窃听的。

 

“得了吧漂亮姐姐?是不是从比你大上至八九十岁的女性都叫姐姐,剩下的都叫妹妹啊?”

 

“在你那个只装的了糖分和女装的大脑中还能装的下什么?给你糖的也不一定是好人,”Hel不屑地哼了一声,“让我想想,说不定还有暴力?”

 

“这次任务结束就把定位器交给Caster好了,反追踪他还是比较在行的。”Saber又咬了一口糖,满不在乎地说道。

 

“真是的,你也长点儿心吧,真不知道你离开队友是不是什么都做不成。”Hel翻了翻白眼,从瑞金本下拿出另外两本。

 

《火影忍者|鸣佐孽缘#只属于你的暗部队长#呆萌帅气情商低七代目火影X冷酷优雅傲娇攻暗部总队长》

 

《全职高手|all韩#韩文清大家的小娇妻#》

 

“哇~都是限量的吗?大佬大佬。”Saber笑了起来。

 

“老规矩。”Archer说道。

 

之前和Hel做情报交接任务的一直是第二班,出面的也一直是Archer,不过这并不代表Saber不知道老规矩的意思。

 

与书背面上生产数字相对应的页码和行列上的字,结合条形码翻译成的摩斯密码进行排列,再分别由之前的页码和全书字数上的数字选出所对应的字。页码选出的字翻译成日语罗马音,这是文件名;全书字数选出的字翻译成拼音,这是文件密码。进入后开头是章节号和一段普通的文章,例如章节为二,那么从第一行第二个字取起,再取第二行第三个字,以此类推,把所有取出的字连在一起,便产生了情报。

 

“懂的啦。”Saber晃晃手中的糖,“那我们去那边椅子上坐着聊?Caster的高跟鞋穿了是真的累”

 

“等等!”Hel突然叫住了Saber,皱起眉头“在你八点钟方向潜伏了一个人,可能是跟着定位仪来的。”

 

“敌人吗?”Saber不动声色地说,没有停下动作,把Hel向长椅拉过去。

 

“大概是的,可能是来刺杀截取情报的,小心些,他的武器应该比较小,”早在来之前她就确认过没有可疑人物靠近过附近,他用了定位器可以得知他事先并不知道交接位置,而公园又是公共场所,他自然不可能随身带着狙击枪或是刀剑,剩下的只有小型手枪和小刀匕首一类的武器了,“我在长椅下装了微型炸药,遥控给你,如果他真的打算近身直接抢,就把它引爆,带着情报走,不要管我。”

 

“安啦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近战能力。”Saber看起来毫不在意却仍收下了遥控。

 

“省省吧,”她斜了他一眼,在耳边挥了挥手,“爱吃糖的小妹妹。”

 

不料手恰好打到棉花糖的竹签。

 

虽然Hel的专职是情报,但力量还是有过练习的,比一般人要强大不少。果不其然,那竹签轻飘飘晃了几下,啪叽一下掉到了地上。

 

“啪叽。”

 

“啊啊啊啊啊海拉你这个混蛋!”Saber刷地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

“啊对不起对不起嘛,这不是一不小心嘛。”Hel丝毫不带歉意地抓了抓头发,“这就去重新买一串可以了吧?”

 

“休想!别以为一串棉花糖就可以收买我,再怎么着也要两串,快去!还有,在下是堂堂正正的钢铁直男!”他推了推Hel,“快一点!”

 

Hel连声应下,快步走远。

 

等到看不道了她的身影,他才重新慢悠悠地坐下,悠哉地翻开了手中的书。

 

《火影忍者|朋友是一种爱称》

 

身后传来微小但是清晰的草枝折断的声音。他的笑容逐渐变冷。

 

“阿拉,你们老大就这么急着想要这份情报吗?”他不回头,突然道。

 

声音猛地一顿,中年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哼,知道就赶紧把情报交出来,你的感官果然敏锐啊,不愧是Saber。”

 

“想得美。”他冷淡地回答。

 

其实他内心还是比较慌的,根据他现在的身体状况,还是不出手为妙。但这就意味着,面对敌人他只能拖到友方援助。

 

其实也不只有这一个办法。

 

他突然低低笑出声:“或者说,就凭你?”

 

“哼,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男子一步步靠近。

 

三步,两步···就是现在!

 

他快速错开身形,颈部最脆弱的皮肤堪堪躲开冰凉的刃口,男子发现了他想要躲开的意图,猛地扑了上来。就在男子大部分身体都处于长椅上方时,他迅速按下了炸弹的按钮。

 

空气似乎凝固了,刺目的光线从长椅下四溢开来。仅仅一瞬间,熔岩的温度卷起了灼热的气浪,并以长椅为中心迅速扩散。作为爆炸点中心的那个男子自然受到了最大的冲击,面上的轻蔑转化成不可置信的惊恐,强光笼罩着他,在巨大的光团中他的身形越来越模糊。皮肉绽开,鲜血滴滴答答被倾倒在地面上,还带着血腥气的骨头几乎要碎成粉末。

 

这个人就这样轻易地死去了,简简单单地消失了,不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。

 

在他生命中的最后一秒,一个小巧的玻璃瓶被抛到了上空,在强光下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小黑点。

 

玻璃瓶重重落在地上,毫不留情地摔成碎片,里面不算少的白色粉末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消失了,起初几秒他并没有过于在意,但空气中好像多了些奇怪的味道。

 

Saber几乎在低头的瞬间看清了瓶子上的标签。

 

是氢氧化钾。

 

这是一种极易吸收空气中水分而潮解,具有极强强碱性及腐蚀性的强碱。

 

啧,这下麻烦大了。

 

这几件事故仅仅发生在短短几秒中,爆炸所产生的气浪还在不停往外卷袭。Saber看起来十分冷静地摘下扣在耳廓上的通讯器扔向远处,又从口袋中翻出止痛药一口吞了下去,仔细分辨着四周的地形,分析着如何才能将公共及个人损失降到最低。

 

表面冷静地一匹,内心慌如老狗。

 

#啊怎么办怎么办老子的火影全职本要保不住啦#

 

#喂老子还不能死呢这不是Caster还没有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嘛#

 

#还有啊Archer的直女癌还没有治好啊#

 

滚烫的空气促使人张嘴大口呼吸,但强碱却无处不在。真是令人绝望。

 

幸亏医疗部的止痛药还有点效果,要不然感受着内脏被慢慢侵蚀可不是什么好滋味。

 

气浪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袭来。

 

Saber丧失了知觉。

 

徒留刚刚拨打出去的通讯器嘟嘟响着。

—————TBC.————